Feeds:
文章
评论

这不是指穿着,也不是指最近引起风波的女青年漫画,而是马华党选。

 

这次马华党选,首开国内各政党先河,举行透明化算票。整个算票监票过程,坦荡荡在礼堂进行,让人群通过荧幕或站在楼上直接观赏八卦,透明度爆灯宛如穿上透视装。

 

然而,这套亮丽光鲜透视装,只穿在上半身,既中央代表阶级。

 

至于下面、下半身不只不一致,而且包到密密实实很不透光。

继续阅读 »

Advertisements

赖天赖地赖辩论

 

 

蔡细历突破重围,林祥才输到贴地,有人开始责怪前一晚播出的NTV 7党选辩论,一夜间改变局势。

 

以林祥才的基层实力,不可能跟蔡细历相差那么远。只有那场辩论,让人看到两者的领袖素质和高度,相形见挫,的确相差一条街。

 

然而,党选辩论是健康竞争,公平平台,不是拍戏,也没有人能够预知结果。我们有权利不辩论,但没有权利阻止别人辩论。我们既然接受辩论,就要坦然接受输赢。

 

 

政治的胜负,兵家常事。输后赖天地赖辩论,天马行空任遨游,不如自省。

继续阅读 »

今早一如往年来到马华大厦,出席代表大会辩论环节。

望着台上新的一批领导层,陌生的脸孔,熟悉的场景,沉重的心情。

但我坚持留在会场,直到完结,坦然面对每一个代表,每一个媒体朋友,每一份关心,每一份鼓励,每一份冷漠,每一份责难,人清冷软一一全收。

看着台上突然间配合无间的翁蔡配,配合着代表们安排好的剧情,彷如在发梦,也让我看透政治的起落无常。

马华接下来3年的招牌菜注定是翁蔡,喜欢与否,这就是民主的精神。

走出马华大厦,看着“马华公会”这个挂在门口的大招牌,仰望蔚蓝的天空,只能接受这个事实,翁蔡没得犹豫,同志们也不要犹豫。

目前国内的政局风起云涌,马华也到了频临生死存亡的悬崖。再内耗,只会雪上加霜,自取灭亡。

为了大局,把犹豫吞下去,把翁菜吃下去,接受民主的裁决,放下过去包袱积极往前看!

跌得痛走得远

今早家定在代表大会给最后一次总会长演词,提到他在308后面对各种责难所受委屈,躲在媒体席后面的自己,突然百感交集,失控哽咽哭泣,还劳烦希山助理和一位登州同志的安慰.

那么大人在大庭广众流泪,实在够窘,却也深知,此情此境,不复存在.除了对总会长不舍,却也对马华内部的奸诈人性和争权夺利,无限感慨.

继续阅读 »

昨晚跟NTV7拿到几张马华党选辩论的票根,觉得此活动很有意义,虽然波折也重重,有兴趣者可电邮跟我拿。

详情如下:

署理总会长辩论

-7:30pm

-14/10

-南洋商报视听室

总会长辩论

-7:30pm

-15/10

-南洋商报视听室

现场座位有限。若没机会到现场,不妨在电视旁收看支持。

看到最近魏家祥竞选马青团长的宣言,回想前阵子所受的白眼,终于有种被平反的感觉。

比起很多只看本身私利,或已经在旧制度被模型化和自我矮化的人士,家祥的态度没有逃避,也没有多找藉口,直接具体承诺,要在5年内把马青年龄顶限减至40岁,真正拥抱青年。

这种竞选宣言,是最直接而没有转弯的,明确的目标,明确的时限。至少没有像一些人的宣言,开空头支票好像不用本,这也可以,那也可以。问他几时做到、如何做到,就说会尽力,希望在有生之年。。。。

家祥的5年减5岁,让我联想到自己过去也曾经跟几个记者老友承诺,要在5个月减掉5斤肥肉。志气可不小,但要如何达致目标,挑战更不小。

继续阅读 »

 

伯拉终于决定早休,临别前挽留的却没有几个。

国阵最高理事会前在PWTC留守的,只有几十个支持者,身为首相也的确难看,跟大敌安华每每被捉就涌出来的成千上万支持者相比,更是不用比。

还有比较显著的支持者,就是比国阵还操心的一些民联领袖,如Karpal Singh、林吉祥、安华、冠英等,认为伯拉是民选首相,不应该那么早走。

哗,民联的这份温情,差点儿使人忘记了,早前他们本身就是信誓旦旦密谋916夺权大计,要投伯拉不信任票的始作俑者。

继续阅读 »